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小彭 | 31st Jul 2007 | 新聞任我講 | (1707 Reads)

平均分: 4.60 | 評分人數: 5

Picture

對天星的留戀,比皇后碼頭大得多。所以,既然天星都拆了,今天拆皇后的新聞縱使鬧得熱哄哄,對我來說,感覺不大。有歷史價值的東西,最好當然是不拆,但要拆,亦沒有什麼傷感。

只想說,對那班捍衛皇后的本土行動成員,愈來愈感到反感。

不是反對他們的行動,反而有一班有理想、有勇氣的年青人,為香港的文化歷史出力,我絕對感激。

不過,他們的形象、行為,卻是公關課的反面教材,令支持他們的市民卻步。

(內文含絕對偏見,不喜勿入)

要爭取大眾支持,形象很重要。大家第一眼看的,就是外表。

但觀乎本土行動成員的外表,真的不敢恭維。一個二個,過半數長髮被面,不修邊幅,口含香煙,就連絕食絕得身體虛弱的成員,也不時吞雲吐霧,怪不得可以支持那麼久了,「食」煙都「食」飽了吧!

他們部份人的態度,亦貫徹無禮貌、「臭串」、粗口爛吞的特色,行動沒組織、沒計劃,漫無目的在碼頭遊走,似開派對多過示威抗議。

這種形象,市民只會聯想到爛仔、搞事份子,難以將他們聯想為愛文化、愛歷史的年青新一代。

此外,皇后是公共空間,是他們自己說的,只要不違法,任何人都可以在碼頭做任何東西。那末他們又有什麼理據,疊疊不休地要求市民不可以用閃光燈影相?

我明白絕食的人,不希望被閃光燈閃,攝記也盡量遷就,但到了晚上,有些情況一定要用閃光燈。不想被閃,唯一辦法是戴眼罩,或自己用東西遮面,但不能要求別人不用閃光燈。成員有權佔用碼頭絕食,市民卻無權拍照留念嗎?大家還未投訴絕食人士阻礙景觀呢!

搞社運,一定要利用傳媒,即是我們。搞多多行動,但無人報道,只會事倍功半。成員卻在晚上電視台開燈直播時多多事實,要電視台關燈,支持他們的市民又加把口,大大聲聲叫囂。需要我們報道時,就叫我們不要走,利用完就左一句侵犯私隱,右一句不能影,你們何時才明白,傳媒不是你們的宣傳機器,任你「呼之則來、揮之則去」的!

我想問,究竟給燈光照幾分鐘重要,還是將保護皇后碼頭的訊息傳出去重要?如果輕重也分不清楚,如何叫人相信你們的堅持是對的?

此外,他們一面高呼要保育,一面就不斷將碼頭搞到七國咁亂,周圍貼上大量標語、橫額、塗鴉,又搬來沙發、床舖、飯檯、帳幕、書櫃......當正自己屋企一樣,搞到碼頭臭氣薰天,市民想在「QUEEN'S PIER」牌匾前影張相,牌匾卻被改成「摩地大商場」,公共空間慘變本土行動的私人空間!

Picture

還有,十幾人走上碼頭上蓋扎營,不理碼頭結構是否能承受,又時常走到上蓋邊緣位置危坐,講真,跌死你不緊要,我只是擔心沒有支柱支撐的上蓋邊緣會被壓斷,到時還保什麼育?! 

Picture

這樣一班形象、行為都極其差劣的所謂保育人士,叫市民如何支持?!

相反,經過天星一役,政府今次學精了,先一早拋出各個重置方案,誘敵投降,後派特首愛將林鄭月娥深入敵陣,進行溝通(當然只是假溝通,真做show)。林鄭的不溫不火,面對示威者的大聲夾惡,愛好和平的普羅香港人,你估會buy那一面?!

於是,政府拆碼頭即使於「情」不合,但卻在公關戰嬴了一仗,大大減少了市民對拆碼頭的反對聲音。

重申一次,不是反對本土行動的行動,有時對付這個政府,一定要用一些非常手段。但下次請在公關方面下些少功夫,留意一下自己的態度、形象,才能博取更多人的支持。


[62] Re: 小彭
小彭 :

OMG :
只能說這篇文章不知所謂

哈哈,比唔上你的留言!!

有些人真的太小器了! 不用理會啊!


[引用] | 作者 Frostig | 6th Feb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1] Re:
Phaedrus (LamKingYin) :
咪膠啦你,柒頭。(此句含絕對偏見,不喜勿回應)

遇到類似垃圾留言,我通常會刪除。不過呢位人兄竟然留埋自己地址,好,就比大家見識下時下青少年寫野幾咁冇point。

以為入到位,搞到gag,倒頭來令自己出醜;以為懂些少音樂的人,點都會有點修養,原來亦只不過是撚樣一名,可惜可惜......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20th Sep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60]

咪膠啦你,柒頭。(此句含絕對偏見,不喜勿回應)


[引用] | 作者 Phaedrus (LamKingYin) | 20th Sep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9] Re: Re: Re: Re: 見文後感到恥辱
路過蜻蜓 :
小彭 :也是記者同行 :記者同行 :先聲明,我也是記者,看完你的文章,文章裡尖酸刻薄的說話,我作為同行也感恥辱。彭先生,不要以為我們做傳媒,手執人間利器(筆或攝影機)就有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說他們不懂「公關」。絕食者要求你不要開閃光燈,就以為是不肯跟傳媒合作,取不到你歡心,就是不懂媒體策略,這樣說未免有點自高身價,而且缺點人性。第一:傳媒有責任尊重他的被訪者。香港的傳媒以為自己擔當傳播信息的角色,就以為自己大晒。在保育一事上,得罪講句,傳媒一點也沒有尊重過絕食的學生,如果他們只出於任性,不喜歡閃光燈,那是他們問題;可是,碼頭有醫生,不要用閃光燈也是醫生提出的意見,因為會對身體虛弱的人帶來不必要的刺激,有根有據,請問記者有什麼權提出過份要求?如果你要去醫院採訪,醫生叫你不要用閃光燈拍他的病人,你會否從命?坦白說,香港的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學生,就算自己提出無理要求,也大條道理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彭先生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,傳媒不是大晒的,要說服絕食者給你用閃光燈的,應該是你,不是他們第二:所謂「搞社運,就是要利用傳媒」,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傳媒工作者不應自高身價。香港傳媒最愛激烈衝突畫面,人家不做給你影,膚淺的傳媒就沒有興趣報,人家做了給你影,你就只會報些膚淺的東西。在香港,無論是示威者,或者公眾人物(例如政客)都清楚傳媒有幾不知所謂,知道無聊也要做些門面工作給你影,有不滯的傳媒,公眾人物才要這樣去做show。我不是要批評示威者懂不懂做show,而是要提醒彭先生,請你不要忘記,首先,你提出的要求,本身是不合理的,你去到現實,拍到什麼就是什麼,你沒權指點人家應點做點做,不然,你就是「造新聞」。其次,你是收人工去拍攝的,對你來說,你nothing to loss,但對皇后碼頭的示威者來說,人家是本著自己生命,行出來爭取絕食抗爭,你可以當他們絕食是一場show,但不要忘記,講到底,最沒有成本的人是記者,最機會主義的,也是記者。見文後,知有香港記者能如此刻薄不仁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最後,請不要罵人家做得不好,當傳媒的,唔該看看過去兩周的報導,先作自我檢討。大幅講述武打場面的例子多的是,但對於保育的觀點,得罪說句,乏善可陳,傳媒帶頭當保育抗爭是睇武打戲,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沒資格扮偽君子。

究竟誰是偽君子?我也很想知道,你所服務的那家傳媒又是否可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?若你做得到, 你就不是偽君子!記者應該尊重受訪者,我絕對認同。但同時記者也應被尊重...我也認同請願者的理念,但事實上傳媒也是「被使用」的一群,若他們可以對我們禮貌一點, 那大家會較易合作。
傳統傳媒即使冇審查,都有版位限制,亦不能只成為保育人士的喉舌,一定難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。只有好像獨立媒體的機構,才可以盡量發揮,甚至盡情地發表個人意見。其實都唔需要講到合作,只要唔好阻礙採訪就得。問題係,佢地連人與人之間的基本禮貌,都唔係咁足夠。

看起來似乎有點大義滅親的感覺,但又令人懷疑是否同行.SORRY

我都懷疑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10th Sep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8] Re: Re: Re: 見文後感到恥辱
小彭 :
也是記者同行 :記者同行 :先聲明,我也是記者,看完你的文章,文章裡尖酸刻薄的說話,我作為同行也感恥辱。彭先生,不要以為我們做傳媒,手執人間利器(筆或攝影機)就有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說他們不懂「公關」。絕食者要求你不要開閃光燈,就以為是不肯跟傳媒合作,取不到你歡心,就是不懂媒體策略,這樣說未免有點自高身價,而且缺點人性。第一:傳媒有責任尊重他的被訪者。香港的傳媒以為自己擔當傳播信息的角色,就以為自己大晒。在保育一事上,得罪講句,傳媒一點也沒有尊重過絕食的學生,如果他們只出於任性,不喜歡閃光燈,那是他們問題;可是,碼頭有醫生,不要用閃光燈也是醫生提出的意見,因為會對身體虛弱的人帶來不必要的刺激,有根有據,請問記者有什麼權提出過份要求?如果你要去醫院採訪,醫生叫你不要用閃光燈拍他的病人,你會否從命?坦白說,香港的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學生,就算自己提出無理要求,也大條道理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彭先生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,傳媒不是大晒的,要說服絕食者給你用閃光燈的,應該是你,不是他們第二:所謂「搞社運,就是要利用傳媒」,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傳媒工作者不應自高身價。香港傳媒最愛激烈衝突畫面,人家不做給你影,膚淺的傳媒就沒有興趣報,人家做了給你影,你就只會報些膚淺的東西。在香港,無論是示威者,或者公眾人物(例如政客)都清楚傳媒有幾不知所謂,知道無聊也要做些門面工作給你影,有不滯的傳媒,公眾人物才要這樣去做show。我不是要批評示威者懂不懂做show,而是要提醒彭先生,請你不要忘記,首先,你提出的要求,本身是不合理的,你去到現實,拍到什麼就是什麼,你沒權指點人家應點做點做,不然,你就是「造新聞」。其次,你是收人工去拍攝的,對你來說,你nothing to loss,但對皇后碼頭的示威者來說,人家是本著自己生命,行出來爭取絕食抗爭,你可以當他們絕食是一場show,但不要忘記,講到底,最沒有成本的人是記者,最機會主義的,也是記者。見文後,知有香港記者能如此刻薄不仁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最後,請不要罵人家做得不好,當傳媒的,唔該看看過去兩周的報導,先作自我檢討。大幅講述武打場面的例子多的是,但對於保育的觀點,得罪說句,乏善可陳,傳媒帶頭當保育抗爭是睇武打戲,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沒資格扮偽君子。

究竟誰是偽君子?我也很想知道,你所服務的那家傳媒又是否可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?若你做得到, 你就不是偽君子!記者應該尊重受訪者,我絕對認同。但同時記者也應被尊重...我也認同請願者的理念,但事實上傳媒也是「被使用」的一群,若他們可以對我們禮貌一點, 那大家會較易合作。

傳統傳媒即使冇審查,都有版位限制,亦不能只成為保育人士的喉舌,一定難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。
只有好像獨立媒體的機構,才可以盡量發揮,甚至盡情地發表個人意見。
其實都唔需要講到合作,只要唔好阻礙採訪就得。問題係,佢地連人與人之間的基本禮貌,都唔係咁足夠。

看起來似乎有點大義滅親的感覺,但又令人懷疑是否同行.SORRY


[引用] | 作者 路過蜻蜓 | 3rd Sep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7] Re: 彭叔,我支持你!
古 月 :
嘩,由你第一天貼這篇網誌起,我就想留言支持你。想說你講得很中!縱然我不是你們的記者同行,但我覺得你至少道出作為一個普通市民的我,每天透過公仔箱或是新聞紙所看到的,那些年少氣盛,沒有組織、沒有策劃,幾乎可以說是亂來的所謂"保育人士"的觀感!作為香港市民,我贊同你的論調,難得有人肯挺身而出去爭取保育,真係感激也來不及;可是一看見他們的"身世",真係令人有點不敢恭維!心諗:現在是爛仔來霸地盤嗎?!及後知道快將有一場與林太的公開 show,真係未上映就已經知道誰勝誰負;看罷以後,當堂係高下立見啦!多天以後我再重臨彭叔這一篇網誌,見到有很多猛人與彭叔"高手"過招,所以我最後都要特此聲明:我本人絕對支持保留重后碼頭的保育行動(雖然我由始至終都不抱太大期望,香港人可以不遷不拆、原址保留皇后碼頭!);可是我未能認同保育人士在過程中所採取的手法,那無疑是一套眼高手低的手法!

高咩手丫,我都係講自己感受o者,難道做記者就事必要同意本土行動的行為? 唔認同就唔係一個稱職的記者?! 都唔知乜野歪理!!

好多你提到的所謂猛人,D論點都冇point既,回佢地都晒我時間。我都唔知自己點解,對上果篇可以回左咁多字,仲多過我原本篇文章,依家反而覺得自己白痴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13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6] 彭叔,我支持你!

嘩,由你第一天貼這篇網誌起,我就想留言支持你。想說你講得很中!縱然我不是你們的記者同行,但我覺得你至少道出作為一個普通市民的我,每天透過公仔箱或是新聞紙所看到的,那些年少氣盛,沒有組織、沒有策劃,幾乎可以說是亂來的所謂"保育人士"的觀感!
作為香港市民,我贊同你的論調,難得有人肯挺身而出去爭取保育,真係感激也來不及;可是一看見他們的"身世",真係令人有點不敢恭維!心諗:現在是爛仔來霸地盤嗎?!及後知道快將有一場與林太的公開 show,真係未上映就已經知道誰勝誰負;看罷以後,當堂係高下立見啦!
多天以後我再重臨彭叔這一篇網誌,見到有很多猛人與彭叔"高手"過招,所以我最後都要特此聲明:
我本人絕對支持保留重后碼頭的保育行動(雖然我由始至終都不抱太大期望,香港人可以不遷不拆、原址保留皇后碼頭!);可是我未能認同保育人士在過程中所採取的手法,那無疑是一套眼高手低的手法!


[引用] | 作者 古 月 | 12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5] Re:
OMG :
只能說這篇文章不知所謂

哈哈,比唔上你的留言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11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4] Re: Re: 見文後感到恥辱
也是記者同行 :
記者同行 :先聲明,我也是記者,看完你的文章,文章裡尖酸刻薄的說話,我作為同行也感恥辱。彭先生,不要以為我們做傳媒,手執人間利器(筆或攝影機)就有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說他們不懂「公關」。絕食者要求你不要開閃光燈,就以為是不肯跟傳媒合作,取不到你歡心,就是不懂媒體策略,這樣說未免有點自高身價,而且缺點人性。第一:傳媒有責任尊重他的被訪者。香港的傳媒以為自己擔當傳播信息的角色,就以為自己大晒。在保育一事上,得罪講句,傳媒一點也沒有尊重過絕食的學生,如果他們只出於任性,不喜歡閃光燈,那是他們問題;可是,碼頭有醫生,不要用閃光燈也是醫生提出的意見,因為會對身體虛弱的人帶來不必要的刺激,有根有據,請問記者有什麼權提出過份要求?如果你要去醫院採訪,醫生叫你不要用閃光燈拍他的病人,你會否從命?坦白說,香港的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學生,就算自己提出無理要求,也大條道理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彭先生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,傳媒不是大晒的,要說服絕食者給你用閃光燈的,應該是你,不是他們第二:所謂「搞社運,就是要利用傳媒」,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傳媒工作者不應自高身價。香港傳媒最愛激烈衝突畫面,人家不做給你影,膚淺的傳媒就沒有興趣報,人家做了給你影,你就只會報些膚淺的東西。在香港,無論是示威者,或者公眾人物(例如政客)都清楚傳媒有幾不知所謂,知道無聊也要做些門面工作給你影,有不滯的傳媒,公眾人物才要這樣去做show。我不是要批評示威者懂不懂做show,而是要提醒彭先生,請你不要忘記,首先,你提出的要求,本身是不合理的,你去到現實,拍到什麼就是什麼,你沒權指點人家應點做點做,不然,你就是「造新聞」。其次,你是收人工去拍攝的,對你來說,你nothing to loss,但對皇后碼頭的示威者來說,人家是本著自己生命,行出來爭取絕食抗爭,你可以當他們絕食是一場show,但不要忘記,講到底,最沒有成本的人是記者,最機會主義的,也是記者。見文後,知有香港記者能如此刻薄不仁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最後,請不要罵人家做得不好,當傳媒的,唔該看看過去兩周的報導,先作自我檢討。大幅講述武打場面的例子多的是,但對於保育的觀點,得罪說句,乏善可陳,傳媒帶頭當保育抗爭是睇武打戲,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沒資格扮偽君子。

究竟誰是偽君子?
我也很想知道,你所服務的那家傳媒又是否可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?
若你做得到, 你就不是偽君子!
記者應該尊重受訪者,我絕對認同。但同時記者也應被尊重...
我也認同請願者的理念,但事實上傳媒也是「被使用」的一群,若他們可以對我們禮貌一點, 那大家會較易合作。

傳統傳媒即使冇審查,都有版位限制,亦不能只成為保育人士的喉舌,一定難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。

只有好像獨立媒體的機構,才可以盡量發揮,甚至盡情地發表個人意見。

其實都唔需要講到合作,只要唔好阻礙採訪就得。問題係,佢地連人與人之間的基本禮貌,都唔係咁足夠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11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3]

只能說這篇文章不知所謂


[引用] | 作者 OMG | 11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2] Re: 見文後感到恥辱
記者同行 :
先聲明,我也是記者,看完你的文章,文章裡尖酸刻薄的說話,我作為同行也感恥辱。
彭先生,不要以為我們做傳媒,手執人間利器(筆或攝影機)就有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說他們不懂「公關」。絕食者要求你不要開閃光燈,就以為是不肯跟傳媒合作,取不到你歡心,就是不懂媒體策略,這樣說未免有點自高身價,而且缺點人性。
第一:傳媒有責任尊重他的被訪者。香港的傳媒以為自己擔當傳播信息的角色,就以為自己大晒。在保育一事上,得罪講句,傳媒一點也沒有尊重過絕食的學生,如果他們只出於任性,不喜歡閃光燈,那是他們問題;可是,碼頭有醫生,不要用閃光燈也是醫生提出的意見,因為會對身體虛弱的人帶來不必要的刺激,有根有據,請問記者有什麼權提出過份要求?如果你要去醫院採訪,醫生叫你不要用閃光燈拍他的病人,你會否從命?坦白說,香港的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學生,就算自己提出無理要求,也大條道理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彭先生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,傳媒不是大晒的,要說服絕食者給你用閃光燈的,應該是你,不是他們
第二:所謂「搞社運,就是要利用傳媒」,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傳媒工作者不應自高身價。香港傳媒最愛激烈衝突畫面,人家不做給你影,膚淺的傳媒就沒有興趣報,人家做了給你影,你就只會報些膚淺的東西。在香港,無論是示威者,或者公眾人物(例如政客)都清楚傳媒有幾不知所謂,知道無聊也要做些門面工作給你影,有不滯的傳媒,公眾人物才要這樣去做show。我不是要批評示威者懂不懂做show,而是要提醒彭先生,請你不要忘記,首先,你提出的要求,本身是不合理的,你去到現實,拍到什麼就是什麼,你沒權指點人家應點做點做,不然,你就是「造新聞」。其次,你是收人工去拍攝的,對你來說,你nothing to loss,但對皇后碼頭的示威者來說,人家是本著自己生命,行出來爭取絕食抗爭,你可以當他們絕食是一場show,但不要忘記,講到底,最沒有成本的人是記者,最機會主義的,也是記者。見文後,知有香港記者能如此刻薄不仁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
最後,請不要罵人家做得不好,當傳媒的,唔該看看過去兩周的報導,先作自我檢討。大幅講述武打場面的例子多的是,但對於保育的觀點,得罪說句,乏善可陳,傳媒帶頭當保育抗爭是睇武打戲,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沒資格扮偽君子。

究竟誰是偽君子?

我也很想知道,你所服務的那家傳媒又是否可以盡情訴說保育觀點?

若你做得到, 你就不是偽君子!

記者應該尊重受訪者,我絕對認同。但同時記者也應被尊重...

我也認同請願者的理念,但事實上傳媒也是「被使用」的一群,若他們可以對我們禮貌一點, 那大家會較易合作。


[引用] | 作者 也是記者同行 | 11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1] Re: 見文後感到恥辱
記者同行 :
先聲明,我也是記者,看完你的文章,文章裡尖酸刻薄的說話,我作為同行也感恥辱。
彭先生,不要以為我們做傳媒,手執人間利器(筆或攝影機)就有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說他們不懂「公關」。絕食者要求你不要開閃光燈,就以為是不肯跟傳媒合作,取不到你歡心,就是不懂媒體策略,這樣說未免有點自高身價,而且缺點人性。
第一:傳媒有責任尊重他的被訪者。香港的傳媒以為自己擔當傳播信息的角色,就以為自己大晒。在保育一事上,得罪講句,傳媒一點也沒有尊重過絕食的學生,如果他們只出於任性,不喜歡閃光燈,那是他們問題;可是,碼頭有醫生,不要用閃光燈也是醫生提出的意見,因為會對身體虛弱的人帶來不必要的刺激,有根有據,請問記者有什麼權提出過份要求?如果你要去醫院採訪,醫生叫你不要用閃光燈拍他的病人,你會否從命?坦白說,香港的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學生,就算自己提出無理要求,也大條道理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彭先生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,傳媒不是大晒的,要說服絕食者給你用閃光燈的,應該是你,不是他們
第二:所謂「搞社運,就是要利用傳媒」,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傳媒工作者不應自高身價。香港傳媒最愛激烈衝突畫面,人家不做給你影,膚淺的傳媒就沒有興趣報,人家做了給你影,你就只會報些膚淺的東西。在香港,無論是示威者,或者公眾人物(例如政客)都清楚傳媒有幾不知所謂,知道無聊也要做些門面工作給你影,有不滯的傳媒,公眾人物才要這樣去做show。我不是要批評示威者懂不懂做show,而是要提醒彭先生,請你不要忘記,首先,你提出的要求,本身是不合理的,你去到現實,拍到什麼就是什麼,你沒權指點人家應點做點做,不然,你就是「造新聞」。其次,你是收人工去拍攝的,對你來說,你nothing to loss,但對皇后碼頭的示威者來說,人家是本著自己生命,行出來爭取絕食抗爭,你可以當他們絕食是一場show,但不要忘記,講到底,最沒有成本的人是記者,最機會主義的,也是記者。見文後,知有香港記者能如此刻薄不仁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
最後,請不要罵人家做得不好,當傳媒的,唔該看看過去兩周的報導,先作自我檢討。大幅講述武打場面的例子多的是,但對於保育的觀點,得罪說句,乏善可陳,傳媒帶頭當保育抗爭是睇武打戲,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沒資格扮偽君子。

首先多謝你花那麼多時間,回應我的遊戲文章,弄得你無名火起,我只可以說句遺憾。本來不想浪費時間和你討論,因為你的論點全部不知所謂,不過見你那麼有誠意,寫那麼大篇,就和你談談。

第一,阿乜先生或小姐,我始終相信,記者也是普通人,也是市民,不是神,在私底下,在自己的部落格,可以有自己的意見。我不認同示威者的行為,並不代表我在報道時會有偏見,這是我的專業。難道我作為一個記者,就可以假設我私底下一定悲天憫人、不會尖酸刻薄、不能對社運有任何的不滿?你有你做你的充滿人性、品格高尚的記者(不知誰人在自高身價?!),我有我做我尖酸刻薄的小記,與你何干?你又何需感到恥辱?

第二,我手執了什麼人間利器?我的文章只在我的blog出現,不是報章的社評、不是電視的廣播、不是電台的個人意見節目,我是以平民身份發言,連星島說想引用我的文章,我也反對了(請看留言簿),我根本不是在用記者的所謂「利器」發言,不要太過抬舉我的blog吧!

第三,照你所說,我們做傳媒,無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那麼問題就來了:我們不能對曾蔭權的政策指指點點了,因為我們無資格;我們不能對中共政權指指點點了,因為我們無資格;我們不能對政黨指指點點了,因為我們無資格......這是一個什麼的世界?香港未有民主,但還有言論自由,任何人,包括記者,都有權在不違反法律之下發言,對任何人物指指點點。是否作為記者,在私下批評權貴就可以,批評社運人士就不能?這是什麼貨色的言論自由?是否我批評什麼,都要得到你這個「高尚」的記者同意?你不覺得自己的說話有點荒謬嗎?

第四,傳媒有責任尊重被訪者,被訪者亦有責任尊重傳媒。作為傳媒,我敢說,我們絕對給予了足夠的空間絕食者發表意見。我不是長駐皇后,但也訪問了他們兩三次,將他們的訴求傳出。不過,傳媒換來的是什麼?是「呼之則來、揮之則去」的對待。警方清場時,就大叫「記者你地要撐住、頂住、警察妨礙新聞自由呀!!!!!!」,平時就臭串地叫「唔好影丫、有私隱架(在公共空間)、我地要傾野呀,唔好影啦、影夠未呀、你班記者冇X用架......」這是什麼態度?

第五,閃光燈的問題,我已經說過,攝記已經盡量不用閃光燈,閃得最多是市民。而最大問題是,皇后是公共空間,不是絕食者的屋企,無可能禁止人家用閃光燈影相。如果連一兩下閃光燈都不能承受,就唔該戴上眼罩,這樣大家都好。坦白說,香港某些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社運人士,就算對方提出無理要求,也接受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你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。

第六,所謂「搞社運、就要利用傳媒」,是客觀事實,不是一廂情願。你又試下,搞活動,不call記者,你的活動又有多少人知?再者,請你問清楚你自己,每日做的assignment,有多少是激烈衝突?十單都不知是否有一單,如何得出傳媒愛衝突的結論?你估伊拉克,日日有爆炸給你影?

第七,請你不要忘記,我只是在私人的blog,批評他們的公關不好、態度惡劣,並沒有在現場要求他們做什麼,如何不合理?去到現場,當然拍到什麼就什麼,好像從來沒有任何一個記者,指點他們應點做,你這些未經證實的說話,有什麼根據?動輒說人造新聞,作為行家,我很懷疑你的判斷力。

第八,絕食是一種表態,是一種有力的無聲抗議,絕食是神性的,當年六四學生也絕食,所以我文章沒有任何一句批評他們絕食有問題,相反,我第三段已經寫明,我感激有人出來為香港爭取。但支持他們的理念,並不一定代表要認同他們的態度、行動。難道有理念的,就任何行為也變得合理化、合法化?

最後,當傳媒的,唔該看多些少報紙電視,過去兩周的報導,日日都不斷說保育人士的訴求,連下一個戰場,灣仔街市、衙前圍村等,都講到爛,天星之後,有傳媒更加去到台灣、新加坡、澳門,對人家的保育政策作出報道,你偏偏就看不見,仍然說傳媒只關心武打戲,如果不是選擇性接收,就一定是閱讀有障礙,知道有香港記者能如此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

其實,我對保育的看法,前幾篇也寫過,天星一役,我更把政府罵得狗血淋頭,哈,又沒有人說我尖酸刻薄、自抬身價、缺乏人性呢,是否有人存在雙重標準?看完整篇又長又臭的留言,左一句沒有資格,右一句沒有資格,似乎只有留言者最有資格。那末,是否就講中了,留言者口中的「自高身價、以為自己大晒」的批評?!

在留言中,我只見到一個,不尊重言論自由、不能將工作與私人想法分開、不能客觀判斷事情的新聞工作者,我的恥辱,我的悲哀,不比你少。

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以及自己判斷新聞報道與個人意見的能力,多看書本,多接觸社會資訊,多吸收知識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連偽君子都冇得你做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9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50] 見文後感到恥辱

先聲明,我也是記者,看完你的文章,文章裡尖酸刻薄的說話,我作為同行也感恥辱。

彭先生,不要以為我們做傳媒,手執人間利器(筆或攝影機)就有資格對社會人士指指點點,說他們不懂「公關」。絕食者要求你不要開閃光燈,就以為是不肯跟傳媒合作,取不到你歡心,就是不懂媒體策略,這樣說未免有點自高身價,而且缺點人性。

第一:傳媒有責任尊重他的被訪者。香港的傳媒以為自己擔當傳播信息的角色,就以為自己大晒。在保育一事上,得罪講句,傳媒一點也沒有尊重過絕食的學生,如果他們只出於任性,不喜歡閃光燈,那是他們問題;可是,碼頭有醫生,不要用閃光燈也是醫生提出的意見,因為會對身體虛弱的人帶來不必要的刺激,有根有據,請問記者有什麼權提出過份要求?如果你要去醫院採訪,醫生叫你不要用閃光燈拍他的病人,你會否從命?坦白說,香港的記者就是有欺善怕惡的劣品,眼前是學生,就算自己提出無理要求,也大條道理,這點我作為行家,聽見彭先生的觀點,對不起,要反省的應該是你,傳媒不是大晒的,要說服絕食者給你用閃光燈的,應該是你,不是他們

第二:所謂「搞社運,就是要利用傳媒」,也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想法,傳媒工作者不應自高身價。香港傳媒最愛激烈衝突畫面,人家不做給你影,膚淺的傳媒就沒有興趣報,人家做了給你影,你就只會報些膚淺的東西。在香港,無論是示威者,或者公眾人物(例如政客)都清楚傳媒有幾不知所謂,知道無聊也要做些門面工作給你影,有不滯的傳媒,公眾人物才要這樣去做show。我不是要批評示威者懂不懂做show,而是要提醒彭先生,請你不要忘記,首先,你提出的要求,本身是不合理的,你去到現實,拍到什麼就是什麼,你沒權指點人家應點做點做,不然,你就是「造新聞」。其次,你是收人工去拍攝的,對你來說,你nothing to loss,但對皇后碼頭的示威者來說,人家是本著自己生命,行出來爭取絕食抗爭,你可以當他們絕食是一場show,但不要忘記,講到底,最沒有成本的人是記者,最機會主義的,也是記者。見文後,知有香港記者能如此刻薄不仁,我為同行的質素感到悲哀。

最後,請不要罵人家做得不好,當傳媒的,唔該看看過去兩周的報導,先作自我檢討。大幅講述武打場面的例子多的是,但對於保育的觀點,得罪說句,乏善可陳,傳媒帶頭當保育抗爭是睇武打戲,當傳媒的,應好好檢討自己的工作,做好份內事,不然就沒資格扮偽君子。


[引用] | 作者 記者同行 | 8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9] Re:
路過者 :
果然是篇很有偏見的文章!
原來現在的記者會因為社會上某些人的行為「連累」他們工作了十三小時,而對這些人產生偏見,實在是可悲。

不是他們連累我工作十三小時,而令我對佢地有偏見,而係佢地的行為令我有偏見。

當然啦,記者都係人,人就一定有偏見,只要偏見唔出現在報道中就可以了。如果事事都覺得咁可悲,個人好易抑鬱,放鬆D啦香港人!!

講真,對於有意義的新聞,要我連續工作三十小時都不是問題,可能會唔捨得走添。但要我花時間陪阿草之流,玩作狀跳海又唔敢跳的鬧劇,一分鐘都嫌多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7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8]

果然是篇很有偏見的文章!

原來現在的記者會因為社會上某些人的行為「連累」他們工作了十三小時,而對這些人產生偏見,實在是可悲。


[引用] | 作者 路過者 | 7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7] Re:
EC :
可能我更加偏見,我很討厭那些絕食的人,因為我有以自己身體威脅別人就犯的感覺。
我比較贊成重置的方案,因為如果甚麼都不拆,社會會比較難進步。
熱誠,或者是有的,但令我感受到的是...亂來...這就是錯誤的公關技巧吧?

我就覺得最好唔拆。要發展,香港仲有好多地方,點解一定要在已經插針都插唔入的中環?!!

只不過亦好討厭呢班友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6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6] Re:
pulp :
我撐本土行動,但卻絕對認同你的看法.
這群社運人士,向來都是空有一腔熱誠,但公關技巧欠奉,每每事倍工本.
傳媒的鎂光燈只集中在他們"激"的一面,但他們卻不懂帶引傳媒散播背後的訊息.當然這樣需要有些妥協,甚至達成某形式的交易,但他們卻做不到.
比起他們的前輩長毛,仍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.

長毛依家反而好似愈來愈濫,乜都有佢份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6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5] Re: Re:
ChiWai :
Dream Catcher :他們不像政府般有龐大的公關隊伍在背後度橋是這樣的了(不過有不等於一定好),而且現在年青的一群總是比較自我。他們的公關技巧無意深究,反而感慨現在一些so call社會人士的行為,總是"為反而反",而我最反感的是有些人喜歡利用香港的法律作其籌碼,假如第一天這些人已覺得事件是不合法的,為何不一開始便盾法律途徑去尋求協助?一次又一次的在最後一天尋求司法覆核,目的只為拖延,這是濫用我們的司法制度。昨晚下班特別到了現場一看,一班人大大聲罵政府拆皇后碼頭是莫視民意,但他們又是否願意張開耳朵聽其他的聲音?!今晚,看電視直播最後一位留守人士的表現,sigh!

無錯,最後一位人兄真係令我頂唔住!

頂...佢唔順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6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4]

可能我更加偏見,
我很討厭那些絕食的人,
因為我有以自己身體威脅別人就犯的感覺。

我比較贊成重置的方案,因為如果甚麼都不拆,社會會比較難進步。

熱誠,或者是有的,但令我感受到的是...亂來...這就是錯誤的公關技巧吧?


[引用] | 作者 EC | 6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3]

我撐本土行動,但卻絕對認同你的看法.

這群社運人士,向來都是空有一腔熱誠,但公關技巧欠奉,每每事倍工本.

傳媒的鎂光燈只集中在他們"激"的一面,但他們卻不懂帶引傳媒散播背後的訊息.當然這樣需要有些妥協,甚至達成某形式的交易,但他們卻做不到.

比起他們的前輩長毛,仍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.


[引用] | 作者 pulp | 5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2] Re:
Dream Catcher :
他們不像政府般有龐大的公關隊伍在背後度橋是這樣的了(不過有不等於一定好),而且現在年青的一群總是比較自我。他們的公關技巧無意深究,反而感慨現在一些so call社會人士的行為,總是"為反而反",而我最反感的是有些人喜歡利用香港的法律作其籌碼,假如第一天這些人已覺得事件是不合法的,為何不一開始便盾法律途徑去尋求協助?一次又一次的在最後一天尋求司法覆核,目的只為拖延,這是濫用我們的司法制度。昨晚下班特別到了現場一看,一班人大大聲罵政府拆皇后碼頭是莫視民意,但他們又是否願意張開耳朵聽其他的聲音?!今晚,看電視直播最後一位留守人士的表現,sigh!

無錯,最後一位人兄真係令我頂唔住!


[引用] | 作者 ChiWai | 5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1] Re: Re:
小眼睛 :
Cherrie :嗯, 他們有一腔熱誠去做, 但係無諗清楚點先可以發揮最大效果...辛苦記者們了...

同意...小彭, 我也寫了一篇關於皇后的

睇左你篇文了!!

唉,今次保護皇后事件搞到咁核突,真係可惜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5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0] Re:
米奇 :
呢次保護皇后碼頭的行動基本上是失敗的,無乜市民聲援.

其實比起天星,懷念皇后碼頭的人真係好似少好多!!唔知佢地真係冇感覺,定係已經對政府失望,覺得自己無能為力,聲援都冇乜用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5th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9] Re:
Cherrie :
嗯, 他們有一腔熱誠去做, 但係無諗清楚點先可以發揮最大效果...
辛苦記者們了...

同意...
小彭, 我也寫了一篇關於皇后的


[引用] | 作者 小眼睛 | 3r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8]

呢次保護皇后碼頭的行動基本上是失敗的,無乜市民聲援.


[引用] | 作者 米奇 | 3r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7] Re: Re: Re: Re: Re:
cow :
小彭 :cow :小彭 :cow :他們最失敗的就是沒做彭叔的公關。彭叔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

你邏輯有問題。我剛說他們公關差,有錢我都唔會請佢地做公關,又何來會因為他們冇做我公關而生氣? 請搞清楚個思維先。好像是你理解錯我意思了吧。我可沒叫你請他們做公關……請搞清楚嗰思維先
如果你的意思是,他們最失敗的就是沒做「好」彭叔的公關的話,是,我理解錯了。咁唔該你先搞好你的中文先,不要再令人誤會。我明明就是要表達沒做彭叔的公關,為何要變成沒做好彭叔的公關?你是逼我承認中文很差嗎?

算啦算啦,可能你寫的東西太高深,我水平低睇極唔明,唔同你糾纏了。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3r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6] Re:
Cherrie :
嗯, 他們有一腔熱誠去做, 但係無諗清楚點先可以發揮最大效果...
辛苦記者們了...

有熱誠,冇技巧,效果就差了。等佢地成熟D,考慮周詳D,下次可能會做得好D掛!!

哼,我前日為左佢地,足足做左十三個鐘,覺得自己個身臭到冤!!不過做呢行冇辦法!!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3r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5] Re:
Sun :
講得好,呢班人的形象實在太差,畀人感覺趁機在公眾地方開party,夜媽媽開大喇叭唱歌,唱D完全無關的流行曲,「保育人士」?製造噪音、污染環境的人,話自己保育,會唔會慚愧嘅呢

佢地應該唔會慚愧的,依家的後生仔好少識得慚愧點寫...


[引用] | 作者 小彭 | 3r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4] Re: Re: Re: Re:
小彭 :
cow :小彭 :cow :他們最失敗的就是沒做彭叔的公關。彭叔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

你邏輯有問題。我剛說他們公關差,有錢我都唔會請佢地做公關,又何來會因為他們冇做我公關而生氣? 請搞清楚個思維先。
好像是你理解錯我意思了吧。我可沒叫你請他們做公關……請搞清楚嗰思維先

如果你的意思是,他們最失敗的就是沒做「好」彭叔的公關的話,是,我理解錯了。咁唔該你先搞好你的中文先,不要再令人誤會。


我明明就是要表達沒做彭叔的公關,為何要變成沒做好彭叔的公關?
你是逼我承認中文很差嗎?


[引用] | 作者 cow | 3r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3]

嗯, 他們有一腔熱誠去做, 但係無諗清楚點先可以發揮最大效果...

辛苦記者們了...


[引用] | 作者 Cherrie | 2nd Aug 2007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