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小彭 | 27th Jan 2011 | 有味小小說 | (566 Reads)

南部中國,不知何年,深山之中,有個香城。

土匪黃麻子,帶著第子,截劫一班開往香城的列車。

列車上,全是手無搏雞之力的失業師爺,由司徒老爺領班,準備在香城創一番大事業,撈個長官來做。

「嘭、嘭、嘭」......

土匪開槍,讓子彈飛了一會兒,就將列車車輪打碎,列車翻側,車上的人非死即傷,包括領班的司徒老爺,剩下十幾個師爺,面對訓練有素的土匪,難以反抗。

領班死了,大弟子何師爺唯有硬著頭皮走出來,與土匪講數。

何師爺:「俠士,我們一界讀書人,身無長物,錢也不多,拿去後,放我們走吧!」

黃麻子暗自嘆倒霉,劫著一班窮鬼:「無錢,個個都得死!」說著便拿起手槍,準備替何師爺的腦袋搬家......

何:「且慢且慢!!你們求財,不要再搞出人命吧!!你們要錢,那好,跟我們到香城,你們懂打,我們有腦,可以合作,撈個長官來做,到時我們當文官,你們做軍隊,人人有工開,有錢賺,不是更好嗎?」

黃麻子心想,做土匪打打殺殺,都做了很多年了,不厭也累,找份好工,也不錯,與手下商量一會,說:「那好,做土匪也做累了,我們合作,拿下香城,做個土皇帝!」

於是,土匪與師爺,一起進城去。

香城現任長官曾萬,只是傀儡,幕後掌權人,是胡四郎。面對胡四郎的獨裁,香城人民廿幾年前試過發動一場波瀾壯闊的抗爭,可惜被鎮壓,死了很多人,從此香城人民噤若寒蟬,不再敢講四郎的壞話。胡四郎卻也識趣,知道香城人民的性格,請了曾萬做掛名的長官。

曾萬是生意奇才,在他的管治下,建立起銀號、客棧、鑣局和青樓這四大支柱,讓部份人先富起來,其他人民總算有工作,有飯食,生活安穩,就不再求什麼,只是貧富懸殊有點嚴重,令一班年青人開始不滿。

------

何師爺與黃麻子,眨眼就在香城待了四年,師爺一幫真的當了官,土匪等人亦真的入了公共安全部門。

可是,黃麻子眼見四年過去,自己仍當不成將軍,做不成土皇帝,開始不耐煩,對何師爺說:

「你說我們可以做長官,做軍隊,幾年過去,可是我們仍然高不成低不就,我再等不下去了,我要造反,要革命!!」

「造反?革命?不要想!胡四郎勢力太大,我們打不過他,我們要智取!!」

「如何智取?都幾年了,我們等到了什麼?我不等了,我要和胡四郎開戰,攻陷他的碉樓!!」

「開戰?!!我們憑什麼?他有大批馬拉列車,車上有西洋大炮,還由滿身長毛的西域戰士駕駛,我們一班師爺不懂打,你們好打,但得十多人,如何同胡四郎開戰??」

「什麼馬列毛戰車算個屁!我們有廣大的人民力量!!他們被胡四郎的獨裁迫得久了,一定想再反抗,只要我們牽頭,人民一定會跟著來!!」

「不不不!以香城人民的性格,他們大部份人,現在有點錢了,生活比以前安穩了,不會拿命出來跟你去拼死的!我們要由量變到質變,只要我們愈來愈多人當上官,將來升做長官的機會就會增加,不要硬拼,給點耐性吧!」

「我不信,人民必定支持我們!不信?做個實驗吧!」

「......好吧......」

------

黃麻子在山上運來大批槍械子彈,用馬車拉著再倒在地上,隔了一晚,槍彈都不見了,市民都拿走了。

黃滿意地笑了:「信了吧?!人民都拿槍了,他們都準備好造反了!是時候了!我們有九成機會成功!」

何:「我有點擔心,我......」

不等何師爺說完,黃麻子帶著手下騎著馬衝出去了,向各方大叫:「槍在手,跟我走,殺四郎,搶碉樓!」

「槍在手,跟我走......」

「......殺四郎,搶碉樓!」

叫了四、五次,街上人影也沒有。

「槍在手,跟我走......殺四郎,搶碉樓!」黃再叫,也無反應。

反而,胡四郎卻被吵醒了,從碉樓望出窗外,發現一班人在叫囂,聽真點,是說要殺死自己!胡四郎憤怒了,立即召來曾萬,商討如何剿滅反賊。

黃麻子這邊,仍然叫過不停,終於,幾個十八歲不到的年輕人拿著槍走出來,他們說:「黃幫主,我們忍夠了,我們年青人才是道路,我們年青人才是真理,我們年青人才是生命!!不應該要我們打工,不應該要我們捱苦,老一輩應該被丟到亂葬崗,不要阻我們上位,我們不要工作,我們要屋,我們要女,我們要錢!!我們跟你造反!!」

聽著聽著,麻子樂透了,感覺天下在手了。

何師爺卻發現,胡四郎的戰車開始有異動。

何:「糟了!打草驚蛇!被發現了!!先撤退吧,我明白了,所謂人民力量,就是誰贏他們就幫誰,我們一日不先搶佔更多官位,人民都不敢妄動,還是先返去從長計議!」

黃麻子火了:「現在我們有人民力量了,應該乘勝追擊!!」

何師爺也火了:「幾個未發育的青頭兒,是那碼子的人民力量?!!」

其中一名青頭兒說:「你們之前說過要做長官,現在又不造反,你們違背承諾!你們不再是盟友!」

何:「我們不是不造反,但現在不是時候,我們要等......」

另一名青頭兒搶著叫:「師爺幫違背承諾,師爺幫違背承諾!!要他們彈債彈償!!」

其他人都跟著叫:「彈債彈償!!狙擊師爺幫!!消滅師爺幫!!」

一下子幾個青頭兒的聲音,蓋過所有土匪及師爺的聲音。

同時,胡四郎幾十架戰車,已開到兩幫人面前。

師爺們發覺了,即使不懂打,都拿起槍來,對著戰車,準備迎戰:「不要多說了,他們打到來了,我們先合作,如果大家都死不了,再算吧!!」

黃麻子卻仍然沉醉在年青人的擁戴中,不但沒有聽進耳,還被年青人們一言驚醒,對何師爺說:「我們是為相同而團結,不是為團結而相同!師爺們,你們背叛承諾,已經不是同志,是我們的敵人!!」

說著,拿起槍來,不過不是向著胡四郎的戰車,而是向著師爺們,亂槍掃射!!他的下屬不明所以,但幫主幹什麼,他們也幹什麼,與新加入的年青人,一齊向師爺幫狂射,還他們子彈!!

師爺們冷不防黃麻子有此一著,通通中彈,十八人中,死了十七。

身經百戰的胡四郎,見到這個情景,也登時目定口呆,嘴巴呈洋文的O字型,以為自己眼花。到定下神來,發現麻匪們仍在狙擊唯一未死的何師爺,完全沒意圖攻擊自己,趁大好機會,立即丟出一個珍藏版手榴彈。

「轟隆!!」

珍藏版手榴彈威力驚人,一下子麻匪們十八人中,也死了十七。

那幾個年青人從未見過大蛇痾尿,見到槍彈及爆炸,已嚇得瀨屎,丟下槍彈,一去不返。原本好好的聯盟,迅間死剩身受重傷的何師爺及黃麻子。

何師爺實在死不瞑目,不明白為什麼黃麻子要自己打自己:「我...我...不明白......」

黃麻子:「這......這就是人民力量,要你們彈債彈償!!」

「我...我們的目...目標是胡四郎,你...你打死了我們,對...整件事有什麼幫助?!!」

「你...你們根本是胡四郎一伙的!!你們要先死,才能成就大業!!」

「這是...這是什麼道理,天呀,不明不白呀,冤枉呀!!」

黃麻子突然發現自己雙腳走得太慢,跟不上他的腦子,令他逃不過手榴彈,忽發奇想,喃喃自語:「不怕孤立,才可獨立」,說著,拿出東洋刀,朝肚子一插......

淹淹一息的何師爺,嘴巴此時也不得不呈洋文的O型。

黃麻子左一拉,右一拉,朝早吃的兩碗拉麵附著鮮血,就從肚中流了出來,黃再用力一插,尾龍骨應聲折斷,身體終於分成了兩半,正在流血不止。

黃:「令我......走得慢的下半身,今天...今天我們在此分手,因為...因為我要繼續往前走!!」

黃麻子拿著只剩下一粒子彈的手槍,用雙手撐起上半身,緩緩的向前爬,但仍然不是爬向胡四郎,而是爬向何師爺,拼盡最後一口氣,向何師爺頭顱開槍,何應聲死亡。黃麻子滿足地笑了,然後終於爬向胡四郎,說:「哈哈哈,到你了!!」說完,流乾血液,死了。

胡四郎只用了一個手榴彈,戰車完全沒有用上,就將叛黨完全消滅,自己也感到難以置信,懷著半信半疑的笑容,帶領士兵凱旋回歸。

------

叛黨一夜間在自我毀滅的情況下完全瓦解,師爺幫及麻匪幫在官府中的職位,也被胡四郎的親信接任,香城又回復四郎獨大的局面,人民繼續賺他們的錢,其他的東西,管不了,也不去管。

那場未打先輸的所謂革命,最後只淪為講故人口中的黑色幽默大鬧劇,遺笑萬年。

------

本故事純屬虛構,如想對號入座,請自便 


[1] Steroids Folkd

large protein build sandow sport rate method

Steroids LinkedIn | Steroids Kaixin | RoidsMall Weibo | RoidsMall Mogujie

carbohydrates muscles olympic include mass illegal decrease cutting


[引用] | 作者 Steroids Folkd | 16th Feb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