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小彭 | 6th Oct 2010 | 我有我天地 | (277 Reads)

感性的我,一直信奉民主自由,認為政府是人民的公僕,對市民管得愈少愈好。但,理性的我,卻認為為了整體社會的利益、為了大局,有些「必要之惡」,作為群體的一部份,需要接受,亦應該接受。

 

自問不是一個終極反對派,即使對政府有諸多不滿,但相信「講道理」,只要道理正確,政府的政策,一樣應該支持。所以過去就算有被罵保皇的風險,也寫了很多支持政府政策的文章,今天看來,我感到自己的堅持是對的!

一 直最拼命支持的,是室內全面禁煙。這個政策,理由很簡單,就是不能因為小數人的習慣、喜好,而影響其他大部份人的健康。反對的人,當然會舉出很多不成理由 的理由,例如什麼人權、吸煙對身體無害、為什麼不全面香禁煙入口、迫害煙民、難以執法、容易出現衝突、陽奉陰違、很多食肆會因此倒閉等等等等,最終原因, 就是自私。我尊重煙民的習慣,但請在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才吸煙,例如在自己的家中、吸煙區吸飽它,不要在室內迫人家吸二手煙,你有你的吸煙權,我有我保護 自己健康的權利。

到今天,大家入到快餐店、茶餐廳、酒樓,看不到有人吸煙,已成為常態,市民都可以在無煙環境下安心 進食,沒有聽過有食肆因此而生意大減要結業,絕大部份煙民都合作守規,尊重法例,反對者之前危言聳聽的情況,基本上沒有出現。偶然的違規、衝突還是會有, 酒吧和卡拉OK的違規情況仍然嚴重,但那些都不是市民會常去的地方,影響不大,總的來說,法例是成功的。當然,我始終認為全面禁止入口才是最好的方法。

第 二樣大力支持的,就是校園驗毒計劃。計劃的道理也是很簡單,校園吸毒情況愈來愈嚴重,當現有的辦法效用不大,就要想出更有效的辦法阻嚇,及抽出吸毒的學 生,強迫他們接受輔導、治療。毒品的禍害,正常人都了解,對毒品,要用重典,絲毫不能有任何退讓。可是又有一班反對者,提出人權、私隱、學生家長老師關 係等等等等似是而非的理由去反對,置青少年吸毒的嚴重性不理。我再三要說:當我們不斷說要維護青少年這樣那樣的權利時,請不要忘記,現在最重要維護的,是 青少年不受毒品毒害、引誘的權利!

到今天,驗毒計劃完結,大家有沒有聽到很多什麼侵犯人權、侵犯私隱的個案?有沒有 令學生心靈受創的情況?有沒有令學生家長老師關係受損的例子?我難以說沒有,但一定不多。而在驗毒計劃實施後,今年上半年,廿一歲以下被呈報吸毒人數,就 較去年同期下跌逾兩成一,進行驗毒計劃的大埔區,跌幅更達三成!雖然政府公佈的呈報吸毒數字,未必反映全部情況,但都有一定參考價值。去年說計劃無用的 人,現在又如何解釋?嚴格來說,我支持的,是「全港中學」,「強制」驗毒,所有學生都要驗,才能最有效打擊毒禍,希望政府盡快研究立法!

第三樣是膠袋稅。法例未出,一班零售業界,就撲出來吵吵鬧鬧,又說煩又說亂,其實骨子裡只關心自己的成本、會不會因為要收膠袋稅而少了客,只注重自己的利益。部份市民也嫌收五毫子太貴,加重負責云云,完全無想過自己有責任付出少少,為地球出一點力!

到 今天,去超市買東西,差不多九成人都習慣自備購物袋,也沒有聽聞業界出現什麼行政困難問題。而數字顯示,膠袋稅實施以來,受規管的商戶,平均每季的膠袋派 發數目,比徵費前大減九成。當然,不織布袋的濫發,成為了另一個問題,要再研究如何處理,但膠袋稅能減少膠袋的使用,是無容置疑的。

第四樣是隨機吹波波打擊醉駕。反對的人又例牌搬出人權、私隱等最方便最廉價的反對理由,有的職業司機甚至舉出「食完醉雞、用完漱口水」會被誤以為醉駕等荒謬理由去反對。歸根究底,又是自私心發作,不想改掉醉酒駕車的惡習,視人命如草芥。

到 今天,政府去年的數字顯示,在引入隨機吹波波後,因醉駕造成的交通意外,比之前大跌六成。最新的數字我不知道,但相信政策是真的有效阻嚇醉駕。當然,最好 的阻嚇,其實是將醉駕車死人,等同誤殺,被發現醉駕可判終身停牌,法庭更應對這類情況重判,才可以有更大的阻嚇力。而藥駕、毒駕亦必須盡快立例阻止。

今天,又有一個爭議性的政策推出,就是「自願性醫保」。我將會又一次支持政府的政策!

香 港公立醫院質素良好,是不爭的事實,但供不應求,市民輪候時間過長亦是嚴重的問題,實在有需要解決。有人說,政府應該增加公立醫院的資源,加人手、加設 施,就可以應付人口老化及醫療費持續上升的情況。但又是那一句:「錢從何來」?不都是從我們的稅收而來?反而用自願醫保方式,負擔得到市民可以選擇付錢買保險,有病時去私家醫院醫治,不需要在公立醫院排大隊。這不只令市民有更靈活的選擇,也可以減低公立醫院的壓力,方向是正確的。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是,我們是否 應對自己的健康負些少責任?

很多評論人都喜歡,無論寫什麼,到最後,都一定會抽一抽政改的水,我也不例外。

很 多人都知,我支持民主黨的改良政改方案,認為「有野落左袋先」是最緊要,其他一切承諾都是廢話,不再詳述。在我看來,在爭取普選的過程中,「妥協」就是 「必要之惡」,沒有妥協,一是用所謂的暴力抗爭,一是什麼都不要,堅持一步到位,寧願等到天荒地老。這兩個選擇,在今天的香港社會,個人覺得「唔 work」,更覺得那些狙擊民主黨的行為,幼稚透頂。很想快點到明年的區議會選舉,驗證我今天的看法,是「押錯注」,還是合乎民意呢!

我相信,一個自由社會,任何人都有自由去反對、去批評任何事,如果政府有錯,應該罵。但反對、批評的時候,應深入分析政策的利與弊,衡量是非黑白與輕重, 提出有質素的意見,必要時有需要接受一些 「必要之惡」,而不應隨隨便便舉出大批不負責任的所謂「擔心」、「憂慮」,去阻礙一些對社會大眾有益的法例和政策實施,才是一個文明的人類!!

[1]

我都支持自願醫保,但真係要睇清楚條數點計,同埋唔好再搞到好似MPF咁,唔畀「自由行」,好似益基金業多過真係解決融資問題


[引用] | 作者 示芒 | 7th Oct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當然要計清楚!!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小彭 | 19th Oct 20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