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小彭 | 21st Jan 2010 | 新聞任我講 | (277 Reads)

反高鐵人士包圍衝擊立法會後,行家對事件有不同看法,自己也氣得在別人的fb status和notes留了很多言,並燃著一些火頭,也似乎傷害了一些人的心靈,先在此致歉。

經過幾日的冷靜,決定不再到處惹事,不如集合這大半個月來的思緒,寫一寫自己的看法。

其實,今次社會運動的最大爭議點,就是有沒有使用暴力、衝擊的必要。有人認為對著行政暴力的政府,使用相應暴力及衝擊,是合理的,也是自然的。有人就認為暴力沒有用,反而會壞了大事。我屬於後者。

 

元旦大遊行,及包圍立法會事件,都出現衝擊、暴力的情況,這些衝擊的人,被稱為「暴民」,我到現在仍堅持這樣稱呼他們。有人說他們只是衝衝撞撞,比起韓農,並不算暴力,警方用警棍及胡椒噴霧「招呼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,是不合理的武力。

社運人士非常喜歡用強姦作比喻,說什麼「被政府強姦了那麼久,作點反抗也在所難免」。這個政府是否所有政策都強姦著市民,對我們毫無好處,暫時不討論,但既然社運人士一定要用風化事件作比喻才能表達自己所想,或明白人家所說,也只好用強姦作個比喻:

******

一天,路人甲在高鐵車廂中看見一個漂亮的少女,實在按捺不住自己的性慾,遂向少女上下其手,少女受到侵犯,本來想過啞忍,但路人甲愈來愈放肆,一隻手已經向著少女的下體進發,少女忍無可忍,拿出防狼器往路人甲施以電擊,路人甲應聲倒地,被電得手腳麻痺......

仍然清醒的路人甲說:「嘩,你痴線架?做乜野電我?!!」

少女:「你非禮我!!我唔通唔反抗?」

路人甲:「係你挑逗我在先,你做乜著咁多衫?著得多衫就會令人想除!!況且我只係模下你個胸同屁股,又唔係強姦你,至多係非禮,你做乜電我?你使用過份武力!!」

少女:「唔通你非禮我都唔反抗?」

路人甲:「我咁溫柔,唔似得幾年前個韓國佬咁粗野,周圍去強姦人,當年的受害人,都係用防狼器電果D韓國佬之嘛!!依家我只係非禮你,你做乜用防狼器電我?太過份!!我要告你!!」

少女:「......」

******

是的,這樣比喻來比喻去,其實幾無聊,任何比喻都不能反映實際情況。我只想說,雖然強姦的罪責及罰則都嚴重得多,但不代表非禮是可以接受的。當年韓農的暴力更激烈,不代表反高鐵的部份人士的暴力是可以接受,暴力就是暴力,你推我一下,或將我打成豬頭,都是暴力,只有輕重之分。為什麼當日衝擊的人,那麼介意被人稱為「暴民」呢?如果認為暴力使用得恰當和有需要,做得出為什麼不肯認?還要妄稱自己是和平?

況且,當日警方已經被搶去兩層鐵碼,立法會門口與封鎖線又那麼近,如果不用胡椒噴霧阻止,衝擊的人不斷增加,真的有可能被示威者衝入立法會,這就是警方失職了。所以我認為警方當日的表現算是克制的。

暴力的定義、什麼算是暴力,已談得太多,其實沒有人說過當日幾千名示威者都是暴民,我們針對的都只是一小撮衝擊警方防線的示威者,如果和平請願的人仍然要對號入座,自認暴民,我都沒有辦法。

社運人士常說要從大處看,政府那麼不知所謂,將人民迫瘋,立法會受功能組別控制,不能反映民意,部份人放棄以往和平的示威請願,用較激烈的方法去爭取,用衝擊去引起社會注意,是很自然的事。

那麼,我們行動之前,就應先了解一下整個香港的現況。

香港人在百多年英國人的管治下,長久以來都要熱愛和平、不喜歡混亂、只要能三餐溫飽身體健康一家人齊齊整整平平安安,就夠。你要他們追求更高層次的社會公義,不是不可以,但總會考慮很多東西,扭扭捏捏,不到最差的情況,都不會行出來。講得不好聽,就是「怕死」。你說他們犬儒也好,政治冷感也好,這是現實。不過,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,香港人確實又會義不容辭地表態,考慮的是表達方式。

所以在香港,表達人民力量的行動,從來是靠人數,不是靠「郁手郁腳」的暴力衝擊。我仍然相信,零三七一是一個典範。當年五十萬人大遊行,直接令自由黨轉呔,令政府要收回廿三條,加上往後的七一大遊行,更令董建華腳痛下台。我們用的是人民力量,因為我們夠人多,所以在不用推倒一個鐵碼的情況之下,我們勝利了。

今天的情況很不同。

很多民調都顯示,起碼有一半市民是支持興建高鐵,不似反廿三條取得壓倒性民意,這已經是先天不足,令出來反高鐵的人士不多。如果每次反高鐵活動,都出現香港人最擔心的混亂情況,不論議題如何正當,素來「錫身」的香港人,未必願意參與,人不夠,牙力就細,如果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千名八十後參與這場運動,每次都是推推撞撞收場,不但不能凝聚廣大市民的支持,反而會令人反感,認為反高鐵人士「搞亂香港」,對這場運動不是好事。

在一些大是大非的事上,例如爭取普選及釋放劉曉波的元旦大遊行,市民都較願意參與,當日亦有數萬人參加遊行。但遊行最後卻演變成衝擊中聯辦及堵塞馬路的行動。不愛混亂的香港人又會諗,如果次次遊行都會演變成衝擊的話,對自身有危險,可能又要考慮,下次是否繼續參與了。

有人又會說,這班新一代示威者,根本不在意群眾的看法,他們認為對的,就要去做,大眾市民是否支持,不打緊。而衝突可以嬴取見報,吸引市民注意。

我要強調,不是不打緊的!!我之前舉過一個例子:以衝擊方式去爭取曝光,就等於明星用緋聞去搏見報,嬴了版面,卻輸了支持。要知道,傳媒有版面限制,有衝突有畫面的東西,必然是頭條新聞,這是新聞學的ABC。本來,元旦大遊行及反高鐵的集會,本身已經足夠新聞價值放在頭條、頭版,但出現了衝擊場面後,衝擊就佔據了頭條,遊行集會所爭取的東西,被迫放在第二、三版了,這不是本末倒置嗎?

我不反對興建高鐵,但我希望有普選,要求釋放劉曉波!!如果每次爭取普選的遊行,都變成衝擊、警民衝突,絕對會影響社運的本質和正當性,簡單來說,就是有機會「畀位人入」,令有心人士可以轉移視線,將整個遊行動定性為暴亂,令市民對運動有負面觀感,然後輕輕帶過我們真正爭取的議題,這不是不打緊的!!你們在壞大事呀!!

況且,衝擊、流血、暴動,除了令人受傷,真的有作用嗎?

要知道,我們面對的,是一個龐大的中央政府,是一個手握兵權、會隨便使用暴力的專制政權,我們的所謂暴力抗爭,對中共來說,只是小朋友玩泥沙,不會害怕。但她最怕亂,怕不穩定,如果香港愈來愈亂,愈來愈多暴力衝擊發生,有理由相信,到時中共只會愈來愈強硬,隨時不理基本法,和國際的看法,強行在香港實施一國一制,那麼所謂「暴力抗爭」的小朋友們,你們可以點?你們是否願意為高鐵,為普選,付出生命,搞一場會死人的革命,都要同這隻大老虎死過?如果有一刻猶疑,就不要再隨便將自己當做革命烈士!烈士的確好型,但不易做!

我只覺得,如果沒有足夠推翻整個政府的暴力,和平地協商是比較可取。這幾年,我們爭取不了二零一二雙普選,但至少迫得中央定出普選時間表,和平抗爭不是沒有成果的,只是時間較長。而放眼世界,備受社運人士推崇的韓農,不斷的激烈抗爭,暴力衝擊,又為他們帶來什麼?(我真的不知道,有沒有外電人可以答我?)反全球化人士,每次國際峰會都將主辦國搞得翻天覆地,結果又如何?地球仍然如常在轉!

所以,在現代文明社會,請不要再迷信暴力的作用,也不要偷換概念,說什麼政府也在使用行政暴力,而將自己physical的暴力合理化。否則,一有意見不合,就大打出手,與蠻荒社會的原始人有什麼分別?我們要政治體制,要法律來幹什麼?

現時的立法會,當然是不公平的了,功能組別每每將有利市民的建議否決,將有害的法例通過,一直都令我氣憤。但,有什麼不滿,就衝入立法會,阻礙會議的進行,有用嗎?阻得一次,阻不了第二次,衝衝撞撞就可以修改到基本法,為我們帶來普選?我始終相信透過和平的談判去爭取,是比較有用。

況且,不要忘記,不計功能組別議員,在直選的三十席中,也有不少是建制派議員,他們也是有民意基礎的。立法會是不同政見代表的議事堂,衝擊立法會,就等於衝擊不同意見的市民,這是民主的表現嗎?在我們批評中共無理拘捕異見人士的同時,卻走去衝擊不同政見的市民代表,我們不是與中共做著同一樣東西嗎?所以,既使你有多大的民意基礎,可以去衝政府總部,但立法會是絕對衝不得,否則等於與異見市民為敵!

其實,今次反高鐵運動,原意是良好的,但反對者在沒有壓倒性民意之下,以為自己代表全港民意,騎劫七百萬人與他們一齊反對,稍有異見就被打成可恥、仆街、犬儒、與民為敵,又無視記者的客觀報道,主觀以為記者一定只會報道示威者的負面新聞,繼而辱罵行家,阻礙採訪,甚至將行家私下寫的文章放上討論區批鬥,這種以民主之名,行霸權之實,與文革時的紅衛兵無異,是我對這次反高鐵運動最不滿的地方。

在一個自由的社會,每個人都有權用他們自己認為舒服的生活方式去過活,每個人都有權以他們覺得合理的方式去爭取權益,為什麼不跟你們一齊用激烈的方式去爭取,就要給你們責罵、侮辱、甚至批鬥?這種一元思想,不是社運人士最討厭的嗎?

雖然我不太認同反高鐵人士的理念,但我尊重你們的「快樂抗爭」,例如苦行、《阿凡達》試影會等,都是極佳的點子,相信已經感動了不少市民,亦爭加了爆光。如果想運動有成果,在香港這個被你們稱為犬儒的社會,必須戒掉暴力,與一小撮喜歡使用暴力的人劃清界線,不要維護暴力,再用誠意、精力,集中向大眾力陳高鐵的弊病,一旦獲得愈來愈多市民支持,「夠人多」,才能對政府做成壓力,運動才有望成功,否則只會次次在推推撞撞之下了事,倒頭來一事無成。

[3]

Can I re-post it in some forums? Thx!


[引用] | 作者 80s | 22nd Jan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唔好啦,一陣比人起底!!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小彭 | 23rd Jan 2010

[2]

非常同意。「民主」就是以人數來解決問題。現在少數暴力人士蓋過了原本和平理性的聲音,失去其它市民的支持。雖然激進份子可能自覺英雄,感覺良好。但「爭取民意」才是社會運動成功的關鍵。他們這樣做會有嚴重的反效果。

心齋
[引用] | 作者 心齋 | 22nd Jan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呢個就係重點,不過仍然有好多人沉醉於當晚的浪漫中,仲未醒!!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小彭 | 23rd Jan 2010

[1]

暴力, 我一定反對. 你說得很對, 如果是和平示威, 參加人數, 很可能越來越多, 就看看那些扶老攜幼的集會, 如果我知道有可能出現暴力場面, 我還會參加嗎. 跟強權對抗, 從來都是一種持久戰, 慾速則不達.


[引用] | 作者 嚴明 | 21st Jan 20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八十後係你咁諗就好!!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小彭 | 23rd Jan 2010